三重和四國的港口城鎮的口音很相似。探尋鰹魚。美食之旅。

———你知道嗎,紀北和四國的口音很相似的。

和一個住在三重縣北牟婁郡紀北町的熟人聊天時,他告訴我紀北和四國的口音很相似。
我很喜歡方言和口音。可以從溫暖的語言想象到那個土地的風景。鰹魚漁業繁盛的紀北町。

紀北町紀伊長島港的風景

熟人說“口音相似的原因可能是因爲在過去紀北町和四國通過鰹魚漁業有過交流。”。有點厭倦了由於SNS的普及,以極快的速度進行溝通的現代。我認爲這段話很有情趣。

———想有情趣的駁船時代。

和三重縣綜合博物館(MieMu)調查資料情報科的籐古先生進行了交談。

展示在MieMu的和三重縣外的駁船歷史

不知道是否曾通過鰹魚漁業進行了交流,但在江戶時代,據説東紀州是東西方的一個主要交通要地,曾有許多駁船往來。也許,紀北町所在的東紀州和四國是通過駁船相互交往的。

展示在MieMu的駁船模型

而且裏亞斯風格海岸的東紀州和志摩地區的港口的水灣很複雜,以風勢和氣候良好的港口而有名,據説曾有很多從西日本到江戶的貨運船經過這裏。我猜想從而漁民間曾有各種交流,自然可以想象口音相似是從此而來。

展示在MieMu的由三重縣内的駁船運來的生活用品

而且至1955年三重縣還曾有連接伊勢灣和熊野灘的赤須船的來往。想象一下,期待的東西從遠方的海的另一邊由船運而來,一定是件非常期待的事情。對於當時的漁村來説,海運是來代替道路運輸和鐵道運輸的。
想象當時的情趣時代,不由想感受一下港口城市的風了。其實説實話,是説著鰹魚的話,不由想喫鰹魚啦。從博物館所在的津開車大概一個小時,來到了紀北町。

———當地美食,生鰹魚。

在產地,怎樣喫鰹魚?據説在紀州町所在的東紀州,當地美食是生鰹魚,而不是乾鰹魚。

在紀北的海鮮店的外觀

訪問了在紀北町的海鮮店的第三代脇(waki)先生的店鋪。

海鮮店的脇(waki)先生和客人

就在那時,有一位客人進來了。

客人:母親在嗎?給我個生鰹魚。
脇(waki)先生:現在不在。你來的正是時候。現在正在采訪生鰹魚。

這個客人出生在紀北町,現在住在三重縣津市。問了一下這個客人怎麽喫生鰹魚。

生鰹魚的商品照片

把生鰹魚切成3mm左右的片,放到熱乎乎的米飯上。把黃瓜和生薑切細放到上面,然後加些醬油就可以喫了。光想象就感覺很好喫。而且,還可以以味噌湯的原湯或配料來用。

拿著生鰹魚的客人

客人:因爲從小時候就喫著這個長大的,所以到現在也一直想喫。以前經常到這里來買賣剛做好的熱乎乎的生鰹魚來著。

這正是當地的味道,當地的美食。家鄉的味道充滿了在這裏度過的回憶。

脇(waki)先生:我現在要去拍賣鰹魚,你要不要一起來?

從水裏被撈出來的鰹魚

一個接一個從水裏被撈出來的是從近海釣到的小鰹魚。據説是用魚竿釣來的。

———父親老師說“有鰹魚的味道”。

漫步在港口城市的時候,遇見了一位當地的母親。

放在桶裏的宗太鰹魚和港口城市的風景

青色的桶子和宗太鰹魚。在大城市裏很難會遇到這樣的風景。有沒有推薦的喫法?

母親:我喜歡做茶泡飯來喫。烤好的鰹魚一部分用來做茶泡飯,一部分用來做便當。

這位母親的丈夫是個漁民,就在附近的漁船上。剛釣完鰹魚回來。
在這樣一個很意外的場所,這位父親的“釣鰹魚講座”開始了。

釣鰹魚講座的照片1

先要找到鰹魚可能會生息的地方。趁著天還沒亮,抛好誘餌,並慢慢移動船。

釣鰹魚講座的照片2

感覺到有魚咬鈎時就抛活的沙丁魚,這樣鰹魚就會靠過來。然後用水管衝著海里抛出去的沙丁魚衝水。這樣鰹魚群會以爲是沙丁魚群在那裏,而靠過來,這時就可以用魚竿釣鰹魚啦。

釣鰹魚講座的照片3

在海中被鰹魚追趕的沙丁魚一般會聚集到一個地方,這時用大的袋裝漁網把趕來的鰹魚一網打盡。原來如此。漁業真是智慧的結晶。
順便問一下父親老師,什麽時候的鰹魚最好喫啊?

父親老師:櫻花開花時的初鰹魚是最好喫的!它有鰹魚的味道。

父親老師很高興,因爲最近鰹魚漁業有很大收穫。響亮的聲音和燦爛的笑容。這是一對令人印象很深的老夫婦。

在店鋪裏處理鰹魚的脇(waki)先生

在去往下一個采訪目的地的途中,路過剛才的海鮮店,看到脇(waki)先生在處理鰹魚。

鰹魚的肝臟的照片

脇(waki)先生:這個是肝臟。很好喫的ー。

據説把肝臟和頭部,骨頭用來做幹煮料理。據説這個料理非常的好喫。其他的内臟可以用來做鹹魚肉料理。真是沒有任何要扔掉的部位的魚。

鰹魚的生魚片(短條狀)

他正在處理的是今早還活著的新鮮鰹魚,據説要用來儅今晚的酒餚・・。好羡慕啊。

———用石頭來烤地產魚。

小旅館的外觀

紀北町所在的東紀州地區能捕到從伊勢龍蝦和鰤魚等很多種魚類。在這家小旅館,可以喫到用石頭烤的各種地產魚。

小旅館的室内

室内空間再現了復古的氛圍。
第二代的垣内桑說“再現了海女小屋的空間”。

用石頭來烤伊勢龍蝦等海鮮

用石頭來烤地產魚,可以使海鮮從裏面均匀烤熟,所以這樣烤出來的海鮮很好喫。

地產魚的套餐料理

這麽豐盛的量,竟然全是三重的地產海鮮,真是令人驚嘆。我感到了垣内桑對故鄉的感情和作爲工匠的意氣。

———魚,真的很重要。

在天開始黑起來的時候,接到某個漁民回到港口的聯係,馬上趕過去和他談談。

漁民,石倉先生

“現在我剛好82嵗9個月”
用笑臉迎接我的石倉先生是從明治時代持續到現在的老牌點的漁業經營者。據説石倉一族是很久以前從和歌山來到紀北的。而且,四國也有石倉一族,到現在他們還會每年都聚集一次。

石倉先生的船
石倉先生的19吨的船

經歷了65年的漁民。沒有過危險的時候嗎?
以前他用39噸的漁船,帶著50~60名漁民用漁網去捕鰹魚和金槍魚。過去沒有天氣預報,他是聼收音機自己來畫天氣圖的。曾有時預測不准大浪和颱風,有過三次死裏回生的經驗。
不過他還繼續做漁民。爲什麽喜歡做漁民呢?

石倉先生:我最喜歡在海上的時候。在家裏的話你一定要做些什麽事情。

露出笑臉的石倉先生

説到這裏他露出了笑臉。看到他的笑臉,不由想問起當地漁業的未來。
現在,石倉先生是和他的孫子一起去捕魚。

石倉先生:漁民少了很多。不過如果當地的年輕人很好的作爲漁民生存下去,這海將會變成他們的海。大家是需要魚的。他們肯定會成功的。

凝望著遠方的石倉先生

老漁民把眼光轉到未來了。

石倉先生:喜慶的料理裏面有很多都是用魚的。而且我們每天都喫魚。魚是很重要的。

和大海生活了65年的人,竟然會這麽謙虛的說“魚是很重要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這句話的分量,我們的談話停住了,沉默了少許。我有些受不了這種沉默,轉頭看了下周圍,看到住在港口城市的家族們在釣晚上的魚。

在港口釣魚的當地的家族

這次采訪是在星期日。每周日晚上都去釣魚的港口城市的生活節奏。
這次到紀北町感覺到的事情,也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是有魚在港口城市的生活裏,而是魚在創造港口城市的生活。
回想起了白天遇到的老母親的話。

白天遇到的老母親

母親:今天這附近的家裏的晚飯一定都是鰹魚(笑)。


(2017年9月24日采訪)
計劃編輯:住在三重・旅行三重WEB雜志OTONAMIE
采訪:村山 祐介(OTONAMIE代表)

采訪合作者

三重縣綜合博物館MieMu
三重縣津市一身田上津部田3060
Tel 059-228-2283
HP http://www.bunka.pref.mie.lg.jp/MieMu/

丸薩海鮮店
三重縣北牟婁郡紀北町長島1189-146
Tel 0597-47-1341

旅店 桃太郎
三重縣北牟婁郡紀北町紀伊長島區古裏1065
Tel 0597-49-3217
HP http://owase.com/momotaro/

株式會社 甚升
三重縣北牟婁郡紀北町長島1172
Tel 0597-46-3222
HP http://www.jinshomaru.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