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的隱居,名張。有一個在當地連接食材,開始創作未來的人。

———好好的地瓜啊。

手裏拿著紅haruka開心得説話的農產加工公司的杉岡雪子桑。
她正在和當地的農家談關於使用紅haruka的“地瓜乾”的商品化的事情。

手裏拿著紅haruka的杉岡雪子桑。

杉岡雪子44嵗。
大阪出生名張長大,畢業美國的大學后,在東京工作,結婚,生孩子后2006年回到自己長大的名張市。
她笑著說“還是這裏待著舒服。也許可以叫名張時間?我喜歡這種慢悠悠的節奏。”

拿著研發的商品站在原來是小學的建築前的杉岡雪子桑。

———隱居,名張。

名張市位於三重縣的西部(伊賀地區地區),它是個市郊住宅區,因爲通向大阪和奈良的交通很方便,而且是個被赤目四十八瀑布等豐富的大自然所環繞的忍者的隱居之處。
據説名張市的名字來源於“隱居”的“隱”字的發音“nabari”。

名張的风景。從高處望下去的市區

“這個城市好棒啊・・・。”
杉岡桑說她回到名張后再次確認到這個城市的好處。
在當地的民間企業工作后,2014年作爲名張市創辦的名張市雇用創造協議會(※以下、協議會)的職員工作了大約3年。

“在美國和東京時,我深感到自己對日本的事情,家鄉的事情什麽也不知道…。被問到雪子的家鄉是個什麽樣的地方啊?有什麽有名的東西嗎?時我什麽也回答不了。回來后,我感覺到原來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都是很有魅力的。不僅是周邊環境,還有!大米,蔬菜,肉都這么好喫。”

想傳達更多名張的魅力。
想真正地貢獻給當地。
以這些想法爲原動力2017年1月,和協議會的原職員4人一起利用舊滝之原小學(2014年封閉)的食堂,創立了農產加工公司。

———利用封閉的小學的農產加工所

訪問了杉岡桑們運營的農產加工所。

舊滝之原小學

稍微離開大型商業建築聳立的乾道,眼前一下就展開了田園風景。爬上一個小丘就看到小學了。
邊擔心這裏真會有農產加工所嗎?邊前進時看到了招牌。

農產加工所的入口

順著這個斜坡下去就是利用小學原食堂的農產加工所。

農產物的加工和新商品的製造,直銷。還做開拓銷路。
利用協議會時培養的知識,經營各種加工工藝,比如農產物的切割,烘乾,研磨,裝罐,糊狀加工等等。

———傳播源於與人的交往

追蹤采訪了杉岡桑的一天。
據説農產加工所所在的滝之原是個拥有豐富大自然的從古而來農業繁盛的地區。

邊面向電腦邊説話的杉岡桑。

準備采訪時她說“小學是個很多人聚集的地方。我想如果這裏能再次聚集很多人那該多好啊。”
“當地的活性化需要很多人的想法聚集在一起才能實現。”

正像她說的,當地的農家們拿著剛收穫的紅haruka來參加采訪了。

來參加采訪的滝之原的生產者們

從接到“在高齡化嚴重化的滝之原地區,能不能做些有益於當地活性化的事情呢”的咨詢開始的“地瓜乾項目”。有過果醬,粉末等各種加工案,但是以“懷念的零食”提案的“地瓜乾”引起了生產者的興趣。杉岡桑說“要做就做生產者們感興趣的東西,開心的東西”。

從2017年春天開始計劃,今年秋天收穫的“紅haruka”。

一筐滿滿的紅haruka

到現在爲止試做了很多次,提示樣品,和生產者們商量了關於包裝,原價,銷路。

生產者和杉岡桑交談的場景

“以前很多會爛掉。能好好利用的話即使一點點也很開心。”
“大家這樣聚集起來,滝之原在加油哦!能和大家一起加油所以很開心。”
生產者們告訴我他們的感想。
比起交談,应該說是商量。時不時會有笑臉。

大家一起把“紅haruka”搬進加工所。

把“紅haruka”搬進農產加工所的樣子。

從4月公司成立開始大約半年時間,從這個加工所有20項商品問世了。
如果算上給飲食店提供的加工食材,数量就不僅20項了。

杉岡桑說“即使是規格外的東西,通過加工技術也可以商品化。不過生產者進行所有的加工是有困難的。所以我們會在必要的部分提供幫忙。希望他們跟我們商量任何事情。我成天就想著怎麽才能解決那些困難的事情。”

———還會提案包裝和設計。

下午,杉岡桑在設計事務所。
是關於地瓜乾的包裝的交談。
對方是出生在名張的以名張爲基點工作的平面設計師,美山莉香桑。

杉岡桑和設計師在交談的樣子。

企劃運營傳播名張市内情報的網站等,盡力做PR名張的活動的美山桑。美山桑强烈地想要通過做當地產品的包裝設計來活躍名張的氛圍,從這一點上來講美山桑也是杉岡桑可以依賴的合作夥伴。

擺在桌上的設計樣品。

對於想象粘貼標簽的杉岡桑
提案用切割的小窗來展示商品的包裝的美山桑。
原來如此!杉岡桑露出了笑臉。

杉岡桑:如果換掉裏面的東西,還可以用到别的商品上啊!
美山桑:如果用上信封,還可以郵寄呢!
杉岡桑:商品名怎麽辦呢
美山桑:“來自滝之原的禮物”是不是很好啊!?

從地瓜乾發起了各種想法。

地瓜乾和包裝的照片。

追蹤采訪杉岡桑已經過半天了。
我開始隱約感覺到圍繞著地瓜乾的熱乎乎的感情來往了。

在農產加工所前拿著紅haruka微笑的生產者和杉岡桑。

———利用原食堂的加工所。

走進加工所。
在這裏做加工和研發也是杉岡桑的工作。

在農產加工所進行說明的杉岡桑。

“我們會做試加工,還會接受小口加工。没有利益的話肯定是不能繼續做下去的。我們只能通過做出成果來得到客人的信賴。”

手裏拿著做出來的商品微笑的杉岡桑。

據説作爲一個母亲,工作的女性她是以“可以安心地讓小孩子喫的東西,能夠影響同年代工作的女性的東西,值得以名張爲自豪的東西”爲宗旨進行研發的。
無添加,無著色的產品多也是可以理解的啦。

“還有一個想介紹給你的生產者。”
杉岡桑說有一個從都市移居過來的年輕人。我馬上奔向了農田。

———在名張市梅丘生產西紅柿的北島芙有子桑。

上大學時被在當時打工的西紅柿農家品嘗的西紅柿的味道所震驚,想著“自己也想種出這樣的西紅柿”而開始做農業的北島桑。她是個從大阪移居到祖父母居住的名張市,開始栽培西紅柿的年輕的生產者。從培養土壤,栽培,收穫,裝運,到銷售都由她一個人來做。

北島桑說“和杉岡桑是在她還是協議會職員時去參加研討會時認識的。一心一意栽培出來的西紅柿通過加工后就不會浪費掉,可以讓更多人品嘗,所以很開心!”

用當地的土壤和堆肥栽培的西紅柿在當地被加工,銷售,認識於當地,從而也聯係到西紅柿的銷量。
從這裏可以看到食材連接當地,并且進行循環的過程。

被加工,產品化的地瓜乾的樣品。

來自豐富的山的恩惠。
如果只是原材料的話衹有少數人知道的存在感,通過被加工連接了所有參與這個過程的人們,變成名張(隱)的寶物而問世啦。

一個加工品裏能看到很多人的笑臉。

———附加的故事

听說還有另外一個獨特的例子,所以去采訪了名張市役所。
向名張市產業部農林資源室的吉岡昌行室長問好・・・

交換名片的樣子。

!?
名片竟然是果醬!!!

貼了名片標簽的葡萄果醬

吉岡室長說“這是爲了觀光PR花自己的錢訂做的!”
之後每次用果醬的時候我都會被强制地回想起吉岡室長,生產者們,進行加工的杉岡桑・・・回想起各種人物的臉來。


(2017年10月30日采訪)
計劃編輯:住在三重・旅行三重WEB雜志OTONAMIE
采訪:神崎千春(自由撰稿人)

采訪合作者

Inabari株式會社
三重縣名張市滝之原1050號
隱寶物農產加工所内
Tel 0595-41-1505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anoshimifactory/

三重縣名張市的土特產購買網站 隱市(Nabariichi)
https://nabariichi.jp/

連接人×農×食的名張的發掘精彩雜志「nanowa」
http://nanowa.net/

 

TOP